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孤才不要做太子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中指

第三百六十六章 中指(1/2)

书页 目录
好书推荐: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从长空市开始的崩坏生活 洪荒之盘王证道 丹宫之主 四界柳楚传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诸天影视冒险家 我的妹妹是神女 独二活 剑出青城

李承乾抬头看天的离开了书房区域,很明显,接下来的话他是不能参与了。也不知道老孙会不会给皇帝开点壮阳药?估计不会吧,毕竟老孙一直以来都秉承“没病不吃药”、“能自愈尽量少吃药”的准则,最多也就是告诫一下皇帝而已。

从偏殿出来,在偏殿到正殿的中间,一个属于行宫宦官居住的地方,李承乾见到了长孙无忌和房玄龄等人。

这一次朝堂中的大佬们几乎倾巢而出,三省六部重要的官员也一路相随。毕竟这是少有的皇帝掏钱公费旅游机会,没有人会拒绝。如今朝中各个机要大臣和附属都随着皇帝抵达登州,驻扎起来,跟把皇宫搬到登州来没什么区别。

见到长孙无忌几人无论如何也是要上前打打招呼的。

跟那些住帐篷的官员不同,他们几个才是真正的简在帝心。虽然只是鸠占鹊巢,房间里很是拥挤,但是这里是行宫,皇帝做出这样的安排,只会让他们感觉荣耀。

“太子殿下!”

待到几人行礼,李承乾才回礼,笑道:“房相,舅舅,你们几位刚刚抵达,还是多休息休息的好,怎么也没睡个午觉?”

房玄龄无奈道:“没办法啊,当上中书令,就是变成了劳碌命,之前我等才在兖州处理完政务,如今抵达登州,这一路上积压的政务都送到眼前了,不处理完,可没法睡觉啊。我等在这里聊天,不过是偷到一丝空闲的机会罢了。”

唐俭也在其中,见李承乾来了,不顾站位上前几步拱手道:“殿下来的正好,我们正在讨论关于天竺那边的事情,正好询问一下您的意见。”

询问意见?

李承乾连忙道:“孤现在还没有正式参政,不过是辅助父皇处理有关于商业的奏折,暂且为父皇分忧罢了。既然几位想要说说政事,孤在一边听听,说错了话,几位一笑了之就好。”

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对视一眼,暗暗的点头,毫无疑问,李承乾的这一番话对他们而言是最喜欢听到的。

太子作为东宫之主,确实有参与朝政的资格,但是,这得是正式参政以后。朝中分控诸多权力的,是他们几个,真正拿主意的,也是他们。如今太子没有轻蔑他们的存在,反而抱着一丝尊重,很是难得。

挥挥手让身后的张赟去取茶水,李承乾也“入乡随俗”的靠在墙边,等着听唐俭说明情况。

唐俭看了看长孙无忌等几人,见没有拒绝的,就对李承乾解释说:“自我大唐成立以来,鸿胪寺就一直没有停止对外使节的派送。使节上的交锋,是所有国家之间,最常见的交锋手段。高丽、新罗、百济、突厥,甚至是上去后九死一生的吐蕃和大海另一面的倭国,我大唐都派出过使节。

刺探敌情、宣扬国威、缔结盟约,这就是使节要做的事情。如今,我大唐周边的国家,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。而西域的国家,极西之地,还有南洋、天竺那边的国家,我们却还没有详细的了解过。

常言道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不能摸清楚敌人的情况,对我们而言,就是损失。所以,微臣提议,应该朝天竺、南洋这些地方派遣使节,宣扬我大唐的国威,招使这些国家臣服,这样一来,我们大唐才是真正的宗主国,万国来朝,指日可待!”

听完这一番话,李承乾忽然觉得唐俭有点蠢。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身在其位,唐俭就是半英明半愚蠢的。遇到这种涉及到他政绩的事情,他就会朝着腐儒的一面靠拢。

宣扬国威?有必要吗?强行装b,易遭雷劈,无形装b,最为致命。只有真真正正、明明白白,光明正大装的b,才是最震撼人心的。当然了,这个时候的装,同时也是实力的代名词。

强大,不一定要宣扬的人尽皆知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祖训,还是很有价值的。但是,人若是犯我,我必犯人这样的处理方式,很是不妥,应该是人若犯我,我整死他!

鼓腹咝蝰这种毒蛇,从来都是很好的伪装起来,不动则已,动则一击致命,正因为如此,它反而比眼镜蛇等招摇的毒蛇,更加致命。

在面对远离大唐的国家时,也当如此,自己宣扬的强大,怎么也有点装b的意思,夜郎自大的故事就是如此。但是,旁人宣扬出去的强大,就不一样了。试想一下,要是吐蕃人、突厥人都承认大唐的强大,他们周边的国家,哪个会小看大唐?

所以,宣扬国威根本就是没用的。不过,刺探敌情却比较重要。

想到这里,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,李承乾尴尬道:“众位为何如此看孤?”

房玄龄拱手道:“刚刚见殿下似有所思,可是有什么看法?如果有的话,殿下不妨直说。”

见唐俭也瞪着眼睛看自己,李承乾只好说:“孤哪能有什么看法,其实,孤是觉得,宣扬国威这一点大可不必,缔结盟约也大可不必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盟约这个东西,虽然强者有随便撕毁的权力,但是有朝一日咱们大唐主动撕毁掉,怎么也不好看。

如今我大唐国力蒸蒸日上,一眼=看不到尽头,没有必要为了一时的荣耀去招揽一群小国家的尊敬。说实话,很没有必要,当我们对他们能形成有效威胁的时候,用不着咱们主动招揽,他们就服软了。但是现在咱们对这些国家鞭长莫及,就算他们投诚,恐怕连街角的小孩子都明白这种臣服是多么的脆弱。

这其实就跟市井中的流氓招收小弟一样,要是流氓头子自己没有实力,那些小弟还会跟随吗?恐怕除了树倒猢狲散,就是取而代之这两个选择了。

宣扬国威和缔结盟约就算了,一个没意思,一个是自缚手脚。但是探查情况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这几年来,先是西突厥,再是高昌、吐谷浑,之后,说不准下一个会是谁。当我大唐的实力足够威慑所有国家的时候,就能予取予求,对于这些取之无用去之可惜的鸡肋国家,还是有必要探查探查的。”

说完这些话,李承乾对着唐俭眨眨眼睛,好像这些不是他说出来的一样。

房玄龄几人偷笑不已,他们之前一段时间都是在奉劝唐俭打消这样的念头,旁敲侧击的,看样子远远没有太子拿流氓说事来的效果好。没见,唐俭已经低头沉思了?

好半晌之后,唐俭才苦笑一声,拱手道:“殿下的话糙理不糙,确实是如此啊。既如此,微臣这就去写奏折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常家主母 两界第一人 特种兵从签到系统开始 混世龙 秦谍 民国烟火 五代华章 大唐第一熊孩子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红楼小侯爷
返回顶部